首頁 > 科技探索 > 正文
分享到:

世優科技:深耕技術 “數字人”場景應用走進大眾生活

時間:2023-09-02 08:29:52 來源: 評論:0 點擊:0
  AI大模型的火爆,讓虛擬數字人再度成為市場寵兒。技術的突破,驅動著虛擬數字人加速駛向商業化落地。在剛落幕的第20屆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Joy)上,虛擬數字人和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一起成為熱詞,眾廠商紛紛炫技,展現虛擬數字人給各行各業帶來的新可能。
 
  供圖:受訪者
 
  世優科技是虛擬數字人行業的先行者,成立于2015年,是虛擬體驗技術解決方案服務商,致力于為政府企業、品牌、明星、名人及每一個人打造元宇宙分身(數字人),構建數字人元宇宙。團隊在虛擬技術領域有近十年的行業積累,在底層算法、產品技術、市場運營、客戶服務等方面有較多經驗。其自主研發的“數字人工廠”產品體系、“虛擬內容SaaS平臺”和“元宇宙分身秀平臺”正在助力各行業合作方“低本高效高質量”地打造元宇宙內容和互動體驗。
 
  先行者的堅守迎來行業風口
 
  據了解,世優科技目前已為包括央視、中國移動、華為、阿里巴巴、海爾集團等世界500強在內的近1000家客戶提供產品或服務,累計打造數字人超過1000個。
 
  世優科技創始人兼CEO紀智輝是一名連續創業者,一直從事技術研發方面的工作。2001年開始創業,方向是信息安全方面產品技術的研發和銷售,后來成立實驗室,也做過互聯網平臺類型的研發和運營。2010年開始涉足虛擬技術領域。2015年,成立世優科技專注做數字虛擬人。在接受《小康》雜志、中國小康網記者采訪時,紀智輝說:“在創業過程中摸索,感覺數字人是大方向,基于過去有做實驗室的基礎,就一門心思扎進了這個領域。”
 
  紀智輝從數字人市場和用戶的需求還沒有傳達出來時已經開始籌備,當時用一部分自有資金,以及同學朋友投了600萬的天使輪融資作為啟動資金,開啟了虛擬數字人方向的創業。創業伴隨著很多的不確定性,特別是做創新賽道,作為新生事物,市場不確定性是多維度的。“只知道大方向在哪里,但具體該怎么干不知道。對于行業趨勢也好,什么時候是最好的創新時間點,什么時候是風口……一切都難以預測和判斷,全靠堅持。”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2019年,項目才慢慢開始盈利了。
 
  據《中國AI數字人市場現狀與機會分析2022》報告預計,到2023年中國AI數字人市場規模將達102.4億元,這也是互聯網大廠陸續入局的重要因素。相比于此前的概念化階段,當前,數字人已經進入實質性發展和落地階段,并根據商業和功能的緯度劃分,做出了精細化分類,主要包括內容/IP型數字人、功能服務型數字人和虛擬分身數字人三大類,為行業數字人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任何賽道下都會面臨著行業和技術上帶來的難題,數字人也不例外。數字人產業鏈的生態有很多細分,從純技術賽道上,國內定位在數字人技術方向的公司不多。例如百度、科大訊飛、華為等直接布局元宇宙時代,“更多像做一個數字人的平臺、大模型,但很難為企業提供高難度定制化虛擬制作。由我們提供未來數字人生存的基礎技術,而他們則用數字人去宣傳業務。比如騰訊,要用虛擬技術數字人給游戲做競技比賽或發布會直播,類似這種技術服務就會交給我們來做。”紀智輝闡明,世優科技更偏向于通過市場應用來驅動進行各種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場景落地。
 
  談及近些年虛擬人行業的發展勢態,紀智輝表示,疫情影響下諸多行業需求走弱,但世優科技卻迎來了“曙光”,業務量每年呈翻倍上漲態勢。過去公司做展會、路演、發布會都在線下舉辦,人們可以面對面交流。疫情期間雖無法外出,但是產品還得上線,商品還得繼續賣。于是只能線上舉辦活動,這時就需要搭建元宇宙虛擬可互動的直播間,開產品發布會,用數字人做介紹講解。形式上更科技,內容上更新鮮炫酷好玩,吸引大家來參與。很多國內頭部品牌都采用這種新方式推廣產品和業務,由于活動背后需要有技術支撐,所以就都來找世優科技做虛擬數字人。
 
  目前,世優科技在全國多地設有辦公處,研發總部在北京,營銷中心在上海,成都設有數字人工廠,重慶設有數字人的直播基地,此外在青島、廈門都有合資公司。
 
  “數字人”場景應用走進大眾生活
 
  目前世優科技主營的產品分實時數字人、AI數字人,還有實時虛擬演播系統。紀智輝提及:“主要服務的目標客戶是行業B端客戶。C端也在做布局,沒有做大規模的投入,我們覺得時機點還沒到。”
 
  世優科技的定位是提供全棧式數字人解決方案,支持全身(表情、身體、手指)實時同步高精度捕捉、實時數據精修、實時高品質渲染。直播級技術,內容生產成本幾乎等于演員成本。
 
  世優科技擁有近十種應用場景:首先,可以讓數字人到電視臺當節目主持人,比如央視春晚等節目,之前都是真人主持,現在數字人也可以做主持人。不管是虛擬偶像,還是品牌的形象,數字人都可以達到節目效果。也可以做廣告營銷的植入,增加節目的視效和趣味性以及新形態的互動,讓節目更具科技感。
 
  第二類,數字人可以像媒體記者一樣進行采訪,輸出內容。過去的媒體內容,更多以圖文形式、視頻化方式展現。之后媒體用數字虛擬人也是一種方式,將原來的圖文內容視頻化。
 
  第三類,是品牌代言,像京東吉祥物Joy、天貓吉祥物、腦白金老頭老太、海爾兄弟……都屬于品牌吉祥物,服務于品牌宣傳,世優科技也提供相應的數字人產品或技術服務。
 
  第四類,教育行業的虛擬老師。較低齡孩子的線上課或課后練習,不管是直播講課,錄制互動課件,還是課件里的視頻制作生成,以前都是用flash來做,現在可以通過數字人技術,用虛擬形象輸出內容,或者做虛擬人的直播課。
 
  第五類,網絡游戲比如《王者榮耀》里面的李白、韓信,用實時數字人技術令他們“復活”,之后用他們的數字人IP去制作節目,還可以和用戶互動。
 
  第六類,“抖快微”上的短視頻和直播,過去都是以真人為主,現在則可以做成虛擬主播。世優科技也提供相應的產品技術,可以輸出短視頻和直播間里全新形態的內容。
 
  其他諸如政府的宣傳口,文旅、稅務、工商、消防、公安、海關都需要宣傳和自身業務相關的法律法規、政策以及注意事項的內容科普,也需要用虛擬人來介紹。因為任何一個真人都代表不了他。每個地方文旅也都有獨屬的吉祥物,比如亞運會、奧運、冬奧會等都有自己的吉祥物,都需要做宣傳。
 
  在企業服務里,數字人可以作為虛擬的前臺接待、售前售后客服。有涉及到人的地方,大部分都可以用數字人。比如淘寶客服,在電腦或者手機上,都以文字形式輸入輸出?,F在可以直接替換為數字人去交流,而服務的體驗,以及交互的感覺會比原來更好,也更容易植入更多的銷售產品相關的信息。
 
  紀智輝說:“我們更多考慮數字人在哪里可以用,能夠讓客戶從做數字人上獲益,降低成本,讓生意模式可持續發展。我們把數字人分成了三部分:造人、養人、用人。在造人環節,技術成本能效控制得比較好,成本可能比同行更低,背后也都由技術來驅動;養人,除了生成低成本內容外,還需要具備新媒體時代下高頻、持續、及時的內容生成能力;用人,讓數字人在十大應用場景里都可以使用。”
 
  定制化AI數字人“更智慧”
 
  2023年,面對AI帶來的技術革命,世優科技基于數字人方向多年深厚的技術積累以及AI技術領域的研發,在上半年分別推出了AI數字人員工產品“世優BOTA”兩款產品,使得AI數字人在制作效率、多模態交互以及使用場景層面迎來新的突破窗口。
 
  世優AI數字人直播系統顛覆了傳統短視頻和直播的制作、運營方式,創新“雙AI數字人”直播系統,通過接入世優BOTA小模型打造“更智慧”AI數字人,輸入文字或上傳音頻文件即刻輸出直播/短視頻內容,極大提高運營效率。相比于其他被詬病“一眼假”的虛擬直播,系統支持彈幕關鍵詞識別、真人音頻接入、數字人AI助理三種實時互動模式,支持實拍信號接入,實拍場景與數字人主播疊加打造純實景直播間,帶來更具真實感的直播體驗。
 
  在解釋什么是“雙AI數字人”的時候,紀智輝表示,數字人只是形象,AI是數字人的大腦?,F在國內各個大平臺都在推自己的大模型,這些大模型都是聰明的大腦,再加上海量知識庫,掌握的信息特別多,各種問題都可以回答。但由于大模型會自己做推理和延展,難以控制回答的精準度。所以,世優科技推出了另一個AI,叫“定制化的AI、私有化的ChatGPT”。“讓新的AI回答我們想要他回答的問題,讓答案精準、可控、不超綱越界。把大模型和經過我們自己訓練的小模型結合起來,為客戶提供服務。小模型回答的問題很有限,只在規定范圍內回答問題,延展出來的問題不回答,這時我們還得再加上大模型,所以在回答專有信息時,優先小模型精準的答案,其他的問題都用大模型來回答,這就是‘雙AI’模式。”
 
  在紀智輝看來,AI數字人的誕生,所解決的用戶需求的痛點:首先是“降本增效”,通過AI數字人就可以節約人力成本,對原有人力成本替換。第二,可規?;?,原來只敢雇1人,現在可以用AI數字有100個人。第三,“增效”是指增加它的效果,真人很多時候表達有限,但數字人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比如對數字人說:“請展現華為手機里的萊卡攝像頭,它的結構是什么?”數字人就可以來做展示,而真人則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第四,數字人提供更好的體驗和服務,比如它可以寫詩寫文章,在處理很多事情上比人類做得還聰明。“現在,我們跟AI之間的對話,是輸入文本,然后AI綁定一個文本,這種交互方式其實是過渡性的。未來,我們跟AI的交互就變成了面對一個數字人,我們跟它做交流,這才是AI最好的人機交互界面,數字人相當于AI的UI。”
 
  數字人直播賦能行業增長
 
  據艾瑞咨詢調研數據顯示,目前市場最受關注的虛擬數字人類型是虛擬主播、虛擬代言人,占據市場60%的關注度。作為對傳統直播模式的整合與迭代,數字人直播以高質量、低成本、互動性更強的直播形式,高效匹配優化用戶體驗感的需求,正在成為數字時代直播的主要趨勢,為模式化、套路化的直播行業帶來新增長動力。
 
  對于企業或商家來說,直播不僅需要投入場地、設備以及團隊等成本,能否有效抓住流量也是個未知數,想要獲取紅利并不容易。直到AI數字人進入了直播間,讓他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相比于傳統直播,AI數字人直播不僅能以新的技術形態吸引年輕人關注,傳播效果更佳;虛擬主播更能代替重復性的機械人力勞動,實現24小時全天候在線直播。
 
  “世優AI數字人直播系統”可為企業商家提供從模型訓練、形象及聲音克隆的一站式數字人短視頻及直播解決方案。通過真人形象復刻、一鍵內容生成、實拍場景疊加虛擬主播、AI數字人直播助理等形式,為企業營銷、新聞傳媒、教育教學、品牌電商、社交平臺帶貨等直播需求打造的低投入、高產出、可持久續航的直播產品。目前,該直播系統已賦能餐飲、家居、文旅、美妝等眾多品類商家實現新增長。
 
  據介紹,較早的客戶案例是品牌營銷類,比如腦白金。腦白金過去的宣傳推廣主要是在央視上打廣告,每晚8:00左右開始“轟炸”,插播時間剛好在大眾喜聞樂見的電視劇中間,因為一經播放,舉國聞名,其每年在央視投放廣告數額高達幾個億。如今,時代變遷,年輕人、老人看電視的越來越少,娛樂都集中在手機上。原來的“送禮還送腦白金”廣告視頻,抖音不讓播,即使播了也沒有用戶愿意看。
 
  紀智輝認為,年輕人喜歡的才是未來。“現在年輕人喜歡什么,我們就得做什么樣的內容,好玩的、鬼畜的、搞笑的,跟游戲相關的,跟娛樂相關的,跟熱點事件相關的……那就意味著得輸出新穎有意思的內容,來適應新生代用戶,才能起到品牌傳播和營銷轉化的目的。”
 
  過去,腦白金拍攝央視視頻廣告,可能要花幾個億買廣告播放位,再花100萬拍一條廣告,十來秒鐘的廣告可能所需耗時達3-5個月?,F在,如果說每周需要做兩條廣告的話,傳統的CG制作技術已經滿足不了現在新媒體時代高頻的要求。而新的數字人技術則正好適用于如今腦白金的營銷需要,通過實時數字人產品整個技術系統,就可以高頻持續及時地輸出大量的內容,放在抖音、快手上做品宣傳播推廣。
 
  未來數字人無處不在
 
  紀智輝預測,未來數字虛擬人無處不在。全行業各個場景里都會用到。比如家庭里,可以有一個AI數字人管家,讓它開燈、煮飯、陪伴兒童、講課……這是家庭的應用場景;比如車載AI的數字人,作為一個助理,提供導航、提醒、娛樂等服務……AR眼鏡、VR眼鏡里全是虛擬內容,不光有場景,還得有數字人NPC。“我們看到樓體外的大屏內容都是虛擬數字化的,這是它的應用場景,因為現在人越來越少了,但是好的服務和好的體驗還得繼續。數字人能起到降本增效的作用,正好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從人的交互來講,大家肯定不愿意面對的一段固定的視頻輪流播,我們需要的是他能夠認識我是誰,然后給我傳遞精準有效的信息,那這就需要交由數字人來做交互。”
 
  在分析數字虛擬人近兩年市場熱度越來越高的原因時,紀智輝認為:首先,2021年3月,元宇宙概念第一股羅布樂思(Roblox)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上市,正式宣告社會慢慢步入元宇宙時代,后來,虛擬偶像“柳葉熙”的火爆又加持了一把。第二,三年疫情導致很多線下活動無法實地參與移到線上,線上活動形態單一,虛擬數字人是一種全新的表達方式。第三,整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已經到天花板。第四,國家政策上的扶持。2022年,工信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虛擬現實與行業應用融合發展行動計劃(2022—2026年)》,提出到2026年中國虛擬現實產業總體規模超過3500億元人民幣。隨后,北京、上海等地先后發布數字人專項政策,促進數字人在數字營銷、在線培訓、電商直播、影音娛樂、服務咨詢等多場景的行業應用。第五,整體虛擬技術在向前發展。“綜合多方面因素,整個社會需要有新的藍海市場,讓大家可以去實踐。所以,元宇宙和數字人在這個風口崛起,是新的增量市場,自2020年開始,市場開始慢慢起來。”
 
  2021年,世優科技不到40人,2022年擴充到了130多人,預計今年會到300人,員工人數在翻倍增長中。不久前,世優科技榮獲北京市“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稱號,成為第一批入選中國互聯網協會“中國數字人領航計劃”合作伙伴,并入選《2023胡潤中國元宇宙潛力企業榜》“未來之星企業”名單等多項行業榮譽和認可。
 
  AI技術的發展加速了數字人商業化。相信在未來,虛擬技術將在更多場景帶來更豐富的商業價值。而紀智輝也堅信,世優科技將匯聚過往的實時數字人技術和經驗,繼續深耕數字人技術領域,不斷拓展應用場景及產品生態布局,為企業業務增長帶來更多技術助力。
永久免费毛片久久99|狠狠色狠狠色综合久久伊人拫|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性欧美肥妞BBXX|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小说